http://twimg.edgesuite.net/images/thumbnail/other/5d708225b6b969cfaa6e009a042d3511.jpg

台灣司法,有活過嗎? 頂新餿油案一審宣判 魏應充等6被告全無罪!歡迎來到歡樂鬼島!做壞事是合法的!(2015/11/27)

 

藤不想評論了,只能奉勸網友們,

把自己的身體顧好,天冷別感冒就好,

學藤去上瑜伽,調整身心及心態,顧眼睛吧!

如果未來你想幹黑心事業,記得把政商關係先弄好。

在台灣,只有小百姓才會被司法欺壓而已!

因為咱們鬼島可是一座侏羅記公園...

 

 

去年10月間喧騰一時的頂新劣油案,頂新製油公司前董事長魏應充(58歲)被檢方依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及刑法詐欺罪起訴,具體求刑30年,創下台灣食安事件史上求刑最重的案例,全案歷經1年審訊,彰化地方法院今天判處魏應充等6名被告全部無罪!

頂 新飼料油案去年10月席捲全國21天,檢方同月底火速偵結起訴,同案其他7人,也被求處重刑。被告頂新製油前總經理常梅峯(59歲)被求處25年,頂新製 油代理董事長陳茂嘉(43歲)、販售問題原料油的越南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56歲)各求處18年,屏東廠長曾啟明(54歲)、品管組長蔡俊勇(34 歲)、專員江淑端(52歲)各求處適當之刑。並建請沒收頂新不法利益4億4千多萬元。

全案歷經1年審訊,今天下午5點,彰化地院合議庭宣布一審判決,魏應充、常梅峯、陳茂嘉,楊振益,曾啟明,蔡俊勇等6人無罪,江淑端另案宣判 。

檢方指控,越南大幸福公司主要經營飼料油,油品根本不符食用標準,也未生產食用油,案發後頂新公司卻稱向大幸福公司買食用油,大幸福公司則稱是向另一間公司進由食用油,但檢察官查出該公司只生產做磁磚敷料的腰果油,質疑若非買發票的人頭公司,莫非用這些爛油生產食用油。

不 過魏應充矢口否認,強調公司事業體龐大,組織分層管理,否認知情,被羈押104天後最終以3億天價獲釋。檢方則認為此說法是頂新集團替魏應充設下的防火 牆,交叉比對文件及會議資料,認定魏應充明知大幸福油源有問題,仍裁示下屬繼續採購,甚至指示團隊評估與對方成為戰略夥伴的可行性,犯後無悔意、把責任推 給下屬。

彰檢對魏應充等人起訴總計60次的詐欺、79次的加重詐欺,及3次的販賣攙偽食品罪。檢方認為魏應充在40年前就有油品製造經 驗,對於油品的品質、價格及相關法令應該很熟悉,卻為圖謀私利,漠視法令規定,因此對魏應充具體求處有期徒刑30年,這也是國內食安史上求刑最重的案例。

前 年底至去年底,短短一年間,國內陸續爆發大統混油事件、強冠公司餿油事件,頂新公司旗下的正義公司出產的油品、味全公司生產的罐頭紛「中鏢」,卻又爆發從 越南進口飼料油加工為食用油的事件,頂新一年間牽扯3次食安事件,讓民眾忍無可忍,發起滅頂行動,台股食品類股市值短短10天也因此受影響蒸發400億。

今 天彰化地院宣判,發起到場旁聽的民眾人之一林致諺痛批,頂新案對大家健康、國家聲譽影響極大,但時間久了大家都逐漸忘記,因此去年7月起陸續在台南、高雄 等大賣場舉牌提醒民眾抵制,不論魏應充判刑判度如何,都會持續「滅頂」行動到底。(俞泊霖、鄧惠珍、詹智淵/彰化報導)


 

頂新餿油案一審今宣判,魏應充起訴30年,判無罪,但他並未到場聆判。資料照片

民眾換證準備進場聆判。李明憲攝

 

http://twimg.edgesuite.net/images/thumbnail/other/36ce4e4d00cce28e022d02b8f5e6d278.jpg

頂新餿油案今宣判,彰化地院列出九點,基於檢方無法舉證頂新販售的是無法供人體食用的劣油等理由,判決魏應充等6名被告無罪,《蘋果》先從新聞稿摘錄重點如下,請網友公評。

法官認為魏應充等人觸犯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嫌、製造、販賣妨害衛生飲食物品罪嫌、詐欺取財罪嫌、食品衛生管理法第49條第1項摻偽假冒罪、加重詐欺罪均無罪的9項理由:

1. 油脂酸價只能做為油脂新鮮度、加工程度指標,與衛生安全標準無關,檢方藉檢驗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油脂酸價,估計油品「酸敗」程度,是誤會一場。

2. 彰檢前往頂新屏東廠油槽採樣,僅以快篩法檢驗油品,無法做為法律認定違規與否的依據。而法官勘驗採樣,送食品工業研究所以管柱層析法檢驗,並參考鑑定人意見,排除該油槽油品為回收油。

3. 頂新屏東廠油槽油品是未精煉的油品,雖被檢出含重金屬,但重金屬可藉精煉過程去除,成品未必含重金屬,也未必不符合食用油脂衛生標準規範。

4. 檢方指越南屠宰場無檢疫人員,可能有病死豬流入,但證人表示越南豬牛販賣前均有定期或不定期抽驗、檢疫,病死豬牛均要求銷毀,有關機關都會查驗。

5. 不管是食用油或飼料油,原料都應來自健康豬屠體,檢察官無法證明越南大幸福油廠用病死豬煉油。

6. 檢方認為大幸福公司負責人楊振益委託Vinacontrol公司人員製作的檢驗報告造假,觸犯偽造文書等罪,但法官認為,依卷存資料無法認定Vinacontrol公司檢驗造假。

7. 依現存證據,無法證實頂新油品有危害人體健康的事實,而購買頂新油品的被害人,也無從證明買油時是被頂新欺騙才買該公司油品,與詐欺取財罪要件不符

8. 公訴所指本案油品之酸價、總極性化合物、重金屬、脂肪酸組成等均不足以認定該油品妨害衛生,檢察官也無法舉證本案油品原料是由病死豬熬製,難認定被告犯行。

9. 只有在法律要求的前提事實確立後,才能處罰被告,如果現存證據不足,無法將真正犯罪人定罪,風險應由國家承擔。基於刑事法「罪證有疑,利於被告」原則,判決本案被告無罪。

■地方中心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3年度矚訴字第2號、104年度訴字第314號被告頂新公司違反詐欺等案件新聞稿
 
壹、主文:
 
魏應充、常梅峯、陳茂嘉、曾啟明、蔡俊勇、楊振益、頂新製油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均無罪。
貳、理由
 
一、 本案檢察官起訴被告魏應充、陳茂嘉、常梅峯、楊振益、曾啟明、蔡俊勇透過內容不實之檢驗報告欺瞞食品主管機關,使不能供人食用之油脂偽以食用油名義輸入, 再予精煉降酸以規避檢查,進而製造供人食用油脂銷售,涉犯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罪嫌、製造、販賣妨害衛生飲食物品罪嫌、詐欺取財罪嫌、食品衛生管理法第 49條第1項摻偽假冒罪、加重詐欺罪嫌。
 
二、本院之判斷:
(一)關於酸價部分之調查:
依據鑑定人朱燕華鑑定意見:油脂 的酸價是表示油脂的新鮮度,在油脂加工代表加工的程度,是對單一原料檢測原料新鮮度最簡單的檢測方法。國家標準是對成品油有定標準,但對原料油不會定標 準。不同的豬種及不同的脂肪部位會造成脂肪酸組成的差異。碘價或皂化價與原料的本質有關,與安全衛生標準無關。重金屬會在精煉程序的脫色階段去除。在原料 正常之下,原油若未經精煉程序,可以作為飼料用,若經過精製程序後,符合CNS的食用標準可以作為食用。我國關於食用豬脂、動物油脂CNS國家標準的數據 是指成品端,食用跟動物飼料用,指的是終端使用的用途等語。
 
鑑定人王耀祖亦認為精煉程序可去除雜質、重金屬等雜質,使油脂穩定,乃食品工業的正常程序等意見。
 
3. 鑑定人薛復琴鑑定意見:自學理或技術性文獻可知酸價在衛生上並不具特別意義,僅為油脂的品質或新鮮度認定上的指標,倘若經過精煉,酸價會下降,於真正實質 管理上的意義不大,所謂的酸價並不是作為認定原料油或最終的產品的衛生安全認定的基礎,之所以食用豬油衛生標準草案有關於酸價的規定,是在執行立法院的附 帶決議。又CNS基本上是依據標準法訂出一個所謂自願性的規定、標準,偏向品質的部分等情。
 
4.是以,公訴意旨認為被告頂新公司屏東廠於取得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之油脂後,經過檢驗其酸價,藉此可估計油品本身「酸敗」程度,並透過精煉程序降低油脂酸腐或油耗味乙節,即有誤會。
 
(二)關於總極性化合物部分
依 偵查卷所示被告頂新公司屏東廠200-13號油槽於偵查中分別在103年10月10日、23日分別經屏東縣衛生局、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採樣,前 後2次採樣經送食藥署檢驗結果,關於總極性化合物檢驗項目之結果依序為「< 5」、「> 40」。後者之檢驗方式係以快篩法方式檢驗,並未再以管柱層析法確認之檢驗程序,不單與主管機關製作之油炸油安全管理簡易手冊內容不符;亦與食藥署黑心油 品事件Q&A所為說明及鑑定人薛復琴所稱必須採樣,於實驗室以正式檢驗方法檢驗,如此取得之數據始得為法律上認定違規與否之依據所為論述有違。因之,該部 分之關於總極性化合物檢驗項目「> 40」之檢驗結果即不足以做為判斷本案油品總極性化合物實際含量之依據。該經本院勘驗並採樣送請食品工業研究所以管柱層析法檢驗結果,並未有上開油炸油手 冊所記載總極性化合物含量達25%以上食品良好衛生規範衛生安全原則之規定。依本院前開勘驗情形,參酌上述鑑定人朱燕華之鑑定意見及食品工業研究所上開委 託檢驗報告書之檢驗數據,亦可以排除該油槽油品為回收油。
 
(三)關於重金屬部分
上開偵查中食藥署之檢驗報告就同一油槽之檢驗結 果,前後歧異,經本院勘驗並採樣送請食品工業研究所檢驗結果,雖檢出部分重金屬含量,惟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17條規定之係適用於終端販賣食品之衛生標準 等語,並經鑑定人薛復琴於本院審理中鑑定明確。上開200-13油槽之油品為未精煉之油品,而油脂透過精煉過程可以去除重金屬乙節,業據鑑定人朱燕華於本 院審理中陳述明確,且經食品工業研究所函文敘明。從而,上開檢驗結果雖各有銅或鉛經檢出如上開數據所示,然因重金屬可於精煉程序去除,則未必表示成品階段 即含有重金屬,或所含重金屬並未符合食用油脂衛生標準規範。
 
(四)關於越南屠宰場並無檢疫人員,可能有未經檢疫流程即進入菜市場的販賣之非健康豬屠體,認為本案油品不可供人食用一情:
 
依 證人胡大光所證越南畜牧場的豬隻、牛隻會由主管機關派員定期檢驗傳染病,對於飼料也會定期不定期抽驗,於畜牧場販賣豬隻前,並會有檢疫動作,於檢疫合格開 具健康證明後,始能販賣出場;跨省銷售時,並有封條特定所販賣之標的,於到達目的地始能卸貨。在跨省的高速公路收費站設有檢疫站會查看檢疫單及封條。越南 對於無論病豬或死豬之處理方式,均要求全部焚化銷燬,死亡的動物不得帶出養殖場,大型養殖場並必須設置焚化爐,有關機關會查驗之,且越南飼養之豬隻品質佳 等情,是彼等之畜牧、屠宰各節亦無異常狀況。
 
(五)無論食用或飼料用之動物油脂,其原料來源均應來自健康無病之豬屠體,自此正常原料所 取得之原油,倘未經過精煉程序,可逕予提供動物飼料用;若該原油經過精煉程序後之成品符合國家衛生安全規定即可提供人類食用而作為食用油。佐以上開證人胡 大光之證述,於檢察官並未提出其他具體事證足以推論可能有未經檢疫流程即進入市場的非健康豬屠體,而該非健康之豬屠體即為越南大幸福公司上游個體熬油戶熬 油之原料來源,則越南大幸福公司之原油,即令未經精煉程序,僅能作為飼料用之動物油脂,然實在無法排除該油脂亦為原料來源為健康無病之豬屠體,自此正常原 料所取得之原油。從而,無從遽認越南大幸福公司之油品無法進入食物鏈。
 
(六)被告楊振益於偵查中之供述前後反覆,據呂氏幸、 Vinacontrol公司人員等人陳述之採樣流程係由該公司人員前往大幸福公司取樣,係同一時間取樣,分批出貨;又取樣及檢驗人員各該職務分屬該公司農 產品部門及分析部門,職司人員分屬不同單位,依卷存資料亦無從認定從事業務之Vinacontrol公司取樣、鑑定人員是否具有直接故意及其等間犯意聯絡 之有無。依卷存資料仍不足以確認被告等人有刑法第215條之犯行。
 
(七)本案油品尚難認為不能進入食品供應鏈已如前述,依現存證據尚無 從認定本案油品確為有危害人體健康之虞之油品,而被害人於偵查中所證,應係嗣後始發生之事實,應純屬其等事後受事件報導後之感受,無從認定其等於購買被告 頂新公司油品時,有何因詐術而陷於錯誤之情形,核與詐欺取財罪之構成要件不符,即難以詐欺取財罪論罪科刑。
 
(八)關於被告曾啟明等人是 否將過期油品重新精煉而販賣乙節,並非本案起訴範圍。又公訴意旨所指本案油品之酸價、總極性化合物、重金屬、脂肪酸組成各節均不足以認定該油品為妨害衛生 之飲食物品。檢察官亦未能舉證證明本案油品係來自於非健康豬隻屠體為原料所熬製之豬脂等有礙健康之原料,或係足以妨害衛生製造過程所製造而成之油品,自難 遽認被告等人有此部分之犯行。
 
(九)從而,只有在法律要求之前提事實經確立後,方得處罰被告,如現存證據不足為此認定,此項無法澄清之證明責任,及無法對真正犯罪人諭知有罪判決之風險均應由國家承擔。基於「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刑事法原則,本院認本案被告等人犯罪尚屬不能證明,自均應諭知無罪判決。

發稿時間 18:31
 

庭外民眾對於魏應充無罪感到錯愕。李明憲攝

 

 

http://twimg.edgesuite.net/images/thumbnail/other/7925faebe59c379093a0c43a781e8081.jpg

 

    全站熱搜

    藤小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