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是藤覺得不錯的網路文章~分享給大家


大姊是鬧過家庭革命才結婚的。剛結婚時,為了孩子,也為了想擁有自己的房子,他們夫妻兩人共同打拚。在一次偶然中,姊夫遇見初戀情人,前女友哭倒在他懷裡,他同情地想為她的不幸做些什麼,從此,雙人的探戈舞,就多出一隻腳,大家踩得皮破血流。

不知何時開始,姊夫漸漸不回家,也不再負擔家中經濟。

為了報復姊夫對婚姻的不忠,大姊不停地哭、鬧、傷害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進出急診室。疲於奔命的我,每次都會打電話給姊夫,但他一次也不曾在醫院出現過。

大姊終於明白傷害自己不是報復的好方法,活得更好、更快樂才是最好的「報復」方法。我們因此合資開了一家早餐店,忙碌的生活,讓她暫且忘了婚變的傷痛。

有一天,我們正準備打烊,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匆匆闖入店內。「對不起,我們已經休息了。」我高聲說道。「喔!我是來找X太太的。」

「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嗎?」大姊疑惑地看著他。「嗯,我是妳先生外遇的先生。」「什麼?」我們一時聽不懂。「我是妳先生外遇的先生。」對方狼狽地重複。

「你今天來,有什麼事嗎?」「我老婆和妳的老公有一手,我嚥不下這口氣,相信妳一定也不甘心。看妳長得也不錯,乾脆妳當我的外遇好了,這樣才公平。」

大姊抓著兩個鍋鏟,面無表情的瞪著對方,沉默不語。「怎麼樣?我的提議不錯吧?這樣做一定可以氣死他們兩個。」眼鏡男揚揚得意地說。

「你去死啦!不要臉!下流!有你這樣的老公,難怪你老婆要搞外遇。」大姊氣得全身發抖,兩個鍋鏟擲向眼鏡男,緊接著,調味罐、雞蛋、盤子、紙杯全丟過去。眼鏡男一邊閃躲,一邊說:「我是在幫妳出氣耶,妳幹嘛生氣?」

「你給我滾!滾!滾出去!」大姊拿著切吐司的尖刀對著眼鏡男。「難怪妳先生不要妳,簡直是潑婦嘛。」眼鏡男落荒而去。大姊隨後楞楞坐著,我靜靜收拾滿地殘局。突然,她拿起手機撥電話給姊夫,要他馬上拿離婚證書到店裡來,她同意簽字。

離婚後,大姊帶著兩個小孩在外租屋,並積極開發新產品、新客源,增加早餐店的收入。孩子乖巧、貼心,也經常到店裡幫忙,母子三人過得和樂融融。而感情之路,大姊勇敢地選擇「一人獨舞」,也不願跳「交換舞伴」的團體舞,相信未來的人生,她一定可以舞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藤小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